第十五章 国运(1/2)

奥地利陆军部接到大德意志邦联总参谋部的调令后,心情是纠结的,他们刚刚从普奥战争的失利中走了出来,还没有来得急将奥地利的军力恢复到战前水平,就遇到了邦联对法开战.

专项负责对法接触的奥地利首相梅特捏心情是愤怒的.对普复仇重拾帝国荣光是所有奥地利人的期望,但这个期望不是现在开战,而是要等到奥地利的军力恢复,甚至是超过普奥战争前的水平,奥地利准备充份之后,才来一战定乾坤.扭转几近被吞并的命运.

如果现在开战,普鲁士在拥有指挥其他德意志邦国军队的权利下,若真的只死死顶住法国的进攻,一心率先打败奥地利,那么谁能保证,才过去大半年的那次战败不会重演?

改死的大德意志邦联,它吞噬了奥地利的关税收入,将奥地利的兵源吸收了大半,减缓了奥地利军力恢复的速度不说.反过来还与奥地利为敌.

该死的情报,它更是直接将奥地利再次推到危险之中.这种泄密的叛徒,就应该将他吊死.

这种纠结的情绪,在奥地利召开的内阁会议上,被体现的淋漓尽致.当他们讨论是否听从大德意志邦联总参谋部的调令对法开战,或是公开与法国结盟对普开战之时.哪怕是最主张与法国结盟对普开战的大臣,也认为现在不是最好的复仇时机.

奥地利在经过普奥战争之后,拼尽全力使14个常备师齐装满员,另有20个预备役师动员后可以满编,而由于在上场战争中完败,还被剥夺关税权,再加上兵源被邦联征召.奥地利计划新组建的7个常备师和18个预备役师.还存在于纸面状态.

这个使总兵力远超过普鲁士的扩军计划.它还就是个计划而己.战败后的奥地利国力大损,由于战火烧遍大半国土,使整个奥地利满目疮痍百废待兴,甚至连维也纳金色音乐厅还没翻修完毕,跟本是既无财力也无人力来支持该扩军计划.

如果这时50多万普鲁士陆军再次冲过普奥边境,几乎没有人对战争的胜利保持乐观态度.而那更该死的奥地利议员们.他们关心的是境内的匈牙利人,意大利人,捷克人,斯洛伐克等等等等数不清的非德意志人.而这些非德意志人关心的是,怎么从奥地利获得更多的自治权利.

甚至有些人就是希望奥地利一败再败.直接像神罗一样解散就最好不过了.这样的话在奥地利的领土上,会出现许多他们一直想要的,全新的,属于自己本民族的国家.

这对奥地利来说,明显是一个更另他们头疼的问题.

就在奥地利内对战争加入哪一方而纠结争吵时.普鲁士已经再次开起了战争机器,而机器的中枢灵魂,总参谋部里.普鲁士王储腓特烈找到了路德维希.

腓特烈?威廉王储是路德维希的哥哥,历史上他继承了普鲁士王位,在1848年某个不可描述的时期,拒绝过议会推举的德意志皇帝尊号,拒绝了一个即将统一的小德意志帝国,认为皇帝头衔只能是由法统产生而非议会产生.并视那顶议会产生的皇冠为‘沟渠中的皇冠’.当做是对本人的侮辱.

由于腓特烈?威廉王储没有子嗣,后期瘫痪又有了精神病,路德维希由此成为了普鲁士摄政王,并在后来继承了普鲁士王国的王位.

此章加到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