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2章 新皇(1/2)

维也纳圣地亚歌音乐厅,肖邦亲自弹奏着夜曲,一曲终了,掌声不断.

音乐厅贵宾台上,路德维希听完这熟悉的旋律,在亲眼目赌了必将历史留名的大师风采后,心理感慨万千.

音乐会现场效果就是比耳机好.可惜,再也没有耳机了.

“看的出来,殿下似乎很喜欢这首曲子.”奥地利约瑟夫亲王代表哈布斯堡王室接待路德维希,陪路德维希一同在贵宾席,很随意的交谈.

“是的,以前听过.”路德维希说道.是很久很久的以前了.不对,应该说是以后听过吧.

两人说话间,音乐厅里响起了神之将至交响乐,这时俾斯麦走到路德维希身前,说道:”殿下,皇宫来信,要您回柏林.”

“怎么了?”路德维希问道.

“凯撒即将随主而去.”

1840年6月21号.柏林.

德意志开国皇帝腓特烈?威廉一世驾崩,永别了刚刚成立半年的帝国,

各国的悼信如雪花般飘向柏林,举行国葬的葬礼上,汇集了大多数的欧洲君王.除了沙皇和英王这些大国君主外,还有一位身份最特殊的宾客.

夏尔?路易?拿破仑?波拿巴.

他趁着普法战争后,法国国内动荡不安的时机,凭借其叔父拿破仑一世曾经在法国人民心中留下的威望,于布洛涅发动兵变掌权后,发起了是否恢复帝制的全民公决.

公投中,法国以压倒性的优势票数恢复了帝制,重建了法兰西帝国,夏尔?路易?拿破仑?波拿巴为帝国皇帝.称拿破仑三世.

只是这个比历史上早8年建立的法兰西第二帝国.目前还没有被国际承认.

正是由于没有被承认,再加上普法战争结束不久,两国国仇都记忆犹新,所以这位皇帝在柏林并没有受到如同沙皇一样的顶级接待规格.

不仅如此,代表霍亨索仑皇室接待他的,正是路德维希.

而让路德维希这位同时是德军的总参谋长兼陆军部长,迎接陪同法国的皇帝,这本身所释放出的信号,足够让很多人理解德国对法皇的态度.

路德维希在缅怀今世父亲的去世,又并不对这个新任法皇报有好感,所以自然在陪同过程中敷衍了事.

甚至他还认为,出于反法既定国策的需要,应该学历史上的俾斯麦一般,让法国变为共和制,使其无缘参与当前主流的君主外交.从而孤立法国.

虽然这个在法国全名公投后,除了再次使用军事行动外,都已经不太可能了.

只是这位新任法皇明显是位有一定能力的人,就像他如历史上终结了英法百年世仇情节一般,在法国战败的当下,敢前来柏林参加敌人的皇帝葬礼,释放出足够的善意,就说明了他的魄力.

此章加到书签